扬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42|回复: 0

著作追续权综合权利说的法律思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9-9 14: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些年来,关于著作追续权入法的讨论沸沸扬扬,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本文旨在对追续权的综合权利说进行法律探索,期待能为设立追续权制度寻求法理依据。

  一、追续权制度的由来

  在上个世纪初,法国立法者Ander Hesse起草了一个法案,授予艺术家从其作品转卖售价中统一取得2%提成费的权利。该法案于1920年5月20日由法国总统签字生效。法国成为全球第一个承认droit de suite (追续权,或称从艺术品原件再次转卖中获取提成费的权利)的国家。在国际立法上,1948年在布鲁塞尔举行的《伯尔尼公约》第三次修订会议,根据1926年罗马会议的一项意愿承认追续权,并载入了布鲁塞尔文本。知识产权组织示范条款草案也对追续权作了规定,继法国之后,欧盟中27个国家以及南美洲、大洋洲、非洲、亚洲的一些国家也相继承认了追续权制度,并受到《伯尔尼公约》的认可。截至目前,世界上已有65个国家和地区在其著作权法中确认了追续权。

  二、追续权的概念及我国对追续权的相关立法

  追续权,按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出版的《版权与邻接权词汇》中的定义,是“作者,其继承人或法律指定的组织,在保护期限内,对美术作品原件的每一次再出售中要求分享一定份额的权利。这一权利也可适用于手稿的再出售”。201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改草案送审稿第14条规定:美术、摄影作品的原件或者文字、音乐作品的手稿首次转让后,作者或者其继承人、受遗赠人对原件或者手稿的所有人通过拍卖方式转售该原件或者手稿所获得的增值部分,享有分享收益的权利,该权利专属于作者或者其继承人、受遗赠人。其保护办法由国务院另行规定。

  三、对追续权综合权利说的质疑与思考

  追续权综合权利说主张:追续权处于经济利益与精神权利之间,其具有很强的人身性质,只能由作者或其继承人享有,且不得转让,并不得以事先约定的方式放弃;作者可借此权利获得一定的经济收入,故而追续权既具有人身权利(即人格权)的性质,又具有财产权利的性质。虽然追续权综合权利说在法学理论上正被越来越多的学者所认同,但笔者认为,追续权是一种基于其特殊的美术作品而产生的特殊的著作财产权,它与人身属性没有关系。追续权着重强调对作者经济利益上的补偿作用,意在弥补作品初次售价与转卖价格之间过大的落差给原作者带来的实质的不公平,它是一种特殊的财产权。因此,探讨美术作品追续权有无人格权是问题的关键,而研究追续权是否包含人格权又离不开对美术作品著作权性质的重新思考。如果承认美术作品有人格利益,那么美术作品的著作权自然包含人格权,从而对追续权不可转让、不可放弃的权利属性不会产生质疑。如果不承认美术作品有人格利益,那么美术作品的著作权只能是著作财产权,财产权是可以放弃、可以转让的。

  众所周知,著作权分为著作人格权和著作财产权,但是追续权的客体主要是美术作品,而美术作品又有其特殊性。有学者说,艺术家的作品是来自精神世界,其作品饱含着作者的“骨血”,因而享有人格权。人格权确确实实来自精神世界,但在艺术作品里它已经变成物质世界里的东西了,已经不再属于精神世界。知识产权说到底一点都不虚妄,也不是什么无形财产权,就是一个符号财产权、形式财产权,知识化了的、有外在表达化,基于客观对象而产生的权利。对于已经是身外之物的任何作品,我们就是基于对它的支配、利用产生的利益而发生了社会关系。这一社会关系是财产,与人格没有什么关系。基于此,认为任何著作权权利都来自人格权是讲不通的,所以说追续权即具有人身权利的性质又具有财产权利的性质是难以理解的。

  我国台湾地区的学者施文高先生指出,追续权的基本目的在于“扼制中间利益之剥削,以确保著作权人就其著作原件为售后增值之分享。鉴于此项权利系保障居于交易颓势的著作人之利益,故法律明文规定此共享权不得预先抛弃”。很显然,施先生关于追续权的学理依据也并非基于人格权的考量,而是基于“利益平衡说”。但是对于追续权立法初衷是为保护处于市场交易的颓势的著作人的利益一说,笔者不敢苟同。因为每一位大师都不是起初就是大师,都要经过从不知名到知名,其作品从低价逐步到高价的过程,这是一种正常的发展规律。这种所谓的不公平正是一个大师成长之路上所要遭遇的正常现象,且不必着力强调艺术家成长之初的颓势地位。另外,我们在生活中还发现,作品的原作值钱,而其复制品并不值钱。这说明艺术家的劳动价值已完全体现在他的作品中,这时的价值已经发生转移,通过笔、颜料、画纸或画布等转移到现实的载体——绘画作品。有价值的是这个唯一的作品本身,而非作者的思想。因此,著作权不是保护思想本身而是要保障思想的表达形式。

  近些年来,对追续权制度的研究,有学者认为,我国《著作权法》关于著作财产权种类的规定是以对作品的使用方式为标准而划分的。然而,在追续权制度中,并不存在对作品的使用问题,仅涉及到对作品载体原件的转让,由此推断,追续权并非是纯粹的著作财产权。笔者认为,正是由于美术作品被一次次的转让,才让这种特殊的客体实现了他的使用价值,通过拍卖交易,实现了其活跃艺术市场的经济价值。因此,追续权是一种主张未来利益的请求权,是极其正式的著作财产权。

  也有学者认为,追续权也不是纯粹的著作人身权。因为追续权的请求基础除了主张作者对原件的人格利益没有剥离外,还需要具备“非常损失”的经济条件。追续权应是著作权的一个下位概念,而不是著作财产权或著作人身权的一个下位概念,它兼具有著作财产权和著作人身权的属性,应被视为著作权的一项特殊权利,是以财产形式体现的人格利益。笔者认为,这种观点也有不足之处,因为人格利益的要求应是次要的,而非常损失原理的支撑是主要的。何为非常损失原理?非常损失规则渊源于罗马法,在早期罗马法中的含义是:在不动产的价金低于其价格一半时,遭受“非常损失”的出售人有权撤销该项买卖。在法国法中,非常损失是指由于有偿法律行为的当事人在相互所获利益上的严重不等价,而使一方当事人所遭受的损失。从罗马法到法国法,非常损失规则一直以单纯的客观标准为其适用条件,而对主观要件不做任何要求。换言之,只要存在所谓的非常损失,受损害方就可以主张合同的相对无效。我们知道,任何合同都是以缔结之时既存的法律秩序、经济秩序、货币的购买力、通常的交易条件等特定的一般关系为前提的。而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认识水平的提高,往往会使这些条件发生显著变化。如果要求当事人仍旧接受原合同的约束,显然会造成一方当事人的严重损失,完全违背当事人订立合同之初的目的。这时,非常损失规则就会发挥其在显失公平下的积极补救作用。非常损失规则与追续权制度在所追求的价值层面上有一定的可比性,依据非常损失规则,可以对追续权入法提供令人信服的解释力。

  笔者在对北京798艺术区及宋庄画家村进行调研采访中发现,大部分艺术家认为他们的画卖出去以后就失去了作品的所有权,并不会认为追续权是他们天经地义应该享有的权利。而在问及对因作品转卖而增值的部分的看法时,绝大多数认为这是合理的,转卖价格的提升有助于其声誉的提升和新作品价格的提高。从此可以推定,大部分艺术家认为这是一种物权,而且是物权中的所有权。物权是权利主体依法直接支配特定的物并享受其利益的排他性权利。物权的追及性是物权的基本特征之一,物权的追及效力是指除法律另有规定外,无论物权的标的物辗转流入何人之手,物权人都可以追至该物之所在,请求物的占有人返还原物。显然,交易中美术作品不属于此类标的物,也就不存在追及效力。因为你已经依法把作品转让出去了,它已不再属于你,无论你觉得和这幅作品有多少千丝万缕的联系,都不可能再主张权利。因此,用简单的物权理论来解释追续权也不会得到支持和认可。笔者认为,人身权和物权都不能对追续权制度产生解释力,只有依据非常损失规则对债权进行相关研究,才可能让法律界的学者们对追续权制度最终达成共识。

  四、结语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探讨追续权的法律性质不能仅仅考虑法律体例的协调,而应充分考虑美术作品著作权行使的特殊性,基于这种特殊性才产生了追续权制度。所以无论基于理论还是实践,美术作品著作权里包含人格权说都使人难以理解,而基于人格权建立的追续权法理学说也并不会令人信服。笔者尝试对追续权有关学说的质疑和思索,意图引起对相关传统著作权权利性质的反思。对此,相信随着专家学者们及立法者们的研究积累,追续权入法只是个时间的问题。[作者] 吕继锋  北京科技大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扬州论坛  

GMT+8, 2019-6-25 13:44 , Processed in 0.053638 second(s), 21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